“超欧气”这个定位,其实是对我们立项初衷的一个概括性表达。我们的初衷是做一款让玩家玩得爽快,同时又很轻松的策略RPG,所以会降低很多顶级英灵的获取难度,让大家比较容易就能成型一套甚至几套给力的阵容配置,给玩家一个“人人都是欧皇”的积极体验;其次,也是因为我们题材本身是欧式魔幻的,很多英灵、甚至顶级英灵的设计灵感都来自于欧洲的经典形象,比如教皇、圣殿骑士等。但惠斌对这个问题并不算太担心,“其实还好,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这款(山寨)游戏的真实下载量并不大。平台跳跃游戏要制作起来,还是有门槛的。而且我们在TapTap有37万的玩家关注量,这个关注量在我们开放iOS版本下载的时候,会释放大量的玩家需求。这是盗版产品完全无法达到的。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盗版也提交了一个版本到TapTap,在我们通知了运营方后,不到两个小时就将其下架了。”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冒险岛2》的开发者显然深知传统MMORPG老用户,或者说80后玩家们,如今大多已经成家立业,网游之于他们,不再是一个可以占据太多时间的重度娱乐方式。因此,不论是对繁重日常的舍弃,对于漫长升级过程的缩减,还是对各种休闲体验的补强,都是对这些如今已可称“高龄”的80后玩家的一种照顾——从笔者自身的体验来说,在《冒险岛2》里,即便用了一周时间,也只在闲逛当中跑完20级主线,也丝毫不会有落后于人,必须奋起直追的紧迫感。接下来,我们一起看一下公众号托管平台,这里分为两部分:标准化公众号解决方案和定制化行业解决方案。标准化服务,除了提供公众号的原生态的管理功能外,也会为公众号的运营同学提供更多的图文素材、丰富的功能插件和强大的数据分析。定制化服务主要会针对不同行业的特点来提供该行业的一站式解决方案,比如有些行业需要会员系统,有些行业需要分销系统,有些行业需要电商系统,有些行业需要娱乐系统,在【很快】的托管平台上,定制化解决方案都会为公众号开发者和运营者提供丰富的系统框架,大大缩短了开发和运营人员的探索时间。说到这里,不难发现跳跃类游戏背后的叙述结构和今天新教徒般的劳动伦理(韦伯认为资本主义的早期发展得益于新教鼓励信徒在劳动中实现对上帝的义务)是有一定吻合度的。《涂鸦弹跳》说的故事是个人必须往一个方向说全力前进,这并非为了追求什么或拯救什么,首要的是为了自己的生存(仿佛是尼采说的“最后的人”,生命失去了生命之外的价值)。而《跳一跳》更加强调一种“自发性”,外部的危机是看不见的(《俄罗斯方块》的不断从天而降的“危机”是看得见的),它被转化为“超越自己和别人”的动力,不动是可以的,但是超不过别人,要超过就必须不断地冒着“失足”的风险向前跳。就像一些职员在节假日也不忘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这种流行语指的学习几乎从来不是指为了精神性需要的学习,而是指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和职场竞争力的自发学习,这样做既是出于对自己被淘汰的焦虑,也是出于在优胜于他人的欲望。一个个跳台就如同一个个接踵而来的看不见尽头的项目。除了由知名制作人担纲制作外,游戏还邀请了曾参与过《潜龙谍影》、《命运石之门》等系列游戏的插画家huke来为游戏量身定做主视觉与人设插图,另外还将会邀请包括石槌ぎんこ、TOKIYASAKBA、せんむ、イセ川ヤスタカ、しょういん、じゃいあん、apapico、CHAN×CO、睦月堂、Garuk等众多插画家参与人物设计,并由《ArecD异能领域》、《Jesus砂尘航路》、《Arms》、《D-Live!!》等漫画的作者七月镜一担任剧情脚本,日剧《嬢王Virgin》的音乐监督林ゆうき负责音乐制作,等等,阵容可谓相当华丽!后来有一天,我从土里挖到了一个三星小人,我马上拍照发到了朋友圈里面,消息传遍了整个草原!所有的人都来朝拜我,他们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虔诚。他们推举我当整个非洲大草原的酋长。我抚摸着手里的三星小人,感觉有一股淡淡的暖流游走全身,我感觉充满了自信。我觉得我就是天选之子,带领我们的非洲小伙伴走出大草原,跨过征服之海,寻找到传说中的“欧洲”大陆。很多网络游戏在防沉迷设计方面能力不足,导致其主要使用者——很多自制力差的青少年罹患网瘾,不仅消耗了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其生理和心理健康也受到严重损害。再比如,一些网络游戏低俗化问题严重,用带有色情、引诱意味的形式、内容设计吸引青少年玩家,造成了极坏社会影响。还有,一些网络游戏公司通过售卖游戏“皮肤”、特效、小助手等,赚取巨额利润。青少年玩家为购买装备,不惜铤而走险。此外,一些网络游戏肆意曲解、解构中华传统文化经典,歪曲历史、恶搞英雄,宣扬封建迷信,传递错误历史观,触碰社会伦理道德底线,由此造成的文化伤害与文化安全问题更为严重。